韶关工农巷仙人跳

来源:齐鲁热线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韶关工农巷仙人跳剧情介绍

【大纪元2021年04月20日讯】4月16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今年一季度的经济数据。国内生产总值(GDP)初步核算同比增长18.3%。两位数的GDP增长让北京当局非常兴奋,中共党媒也抓住这个机会宣传说,这些数字说明中国很忙,可能是全世界最忙的,这样的国家怎能不繁荣……
那么,中共的经济真的有这么靓丽吗?
根据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中共一季度GDP初步核算是249,310亿元人民币,以可比价格计算,与2020年一季度比较增长了18.3%。
我们再看看去年同期的数据,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爆发的影响,中共经济出现历史性萎缩,GDP同比下降6.8%。
我们看到,2020年一季度GDP的大幅下滑,给今年这个一季度的GDP核算提供了一个非常低的基数。在这个很低的基数效应上,中共经济才在本年一季度出现了1992年以来最高的增长率。但是,这仍然低于市场的预期。
之前,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经济学家预期中国2021年第一季度同比增加20%。而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调查的经济学家也对中国第一季度的预期达到了19.2%。这都高于中共一季度的初步核算结果。
因为疫情缘故,2020年一季度的经济数据可比性较差,中共统计局同时也披露了2021年一季度和2019年一季度经济数据的对比,这个数值是增长了10.3%,也就是说2020、2021年两年平均增长了5%。而这个5%,却是2016到2019年这四年中季度增速中最低的。
再比如固定资产投资,虽然今年首季升25.6%,不过消除基数效应后只有2.9%,只是疫情前的一半。消费方面,过去两年平均增加4.2%,仍比疫情前的大约7%低。
3月25日,中共总理李克强在一个视讯座谈会上说,“今年情况特殊,分析经济不仅要看同比,还要看环比,一些经济指标同比增速快,很大程度上有去年同期基数低的因素”。
李克强的话提醒了分析师们“环比”指标的重要性。那么,我们按照环比来看,中国今年一季度的GDP和去年第四季度相比,增长了0.6%,这个增长率在过去的21个季度中,就是2016年到2021年一季度这个时间段中,排名倒数第二,排名倒数第一的是2020年疫情爆发时的第一季度。并且,今年一季度GDP环比增长速度也明显低于2016年一季度的1.6%,2017年一季度的1.8%,2018年的1.9%和2019年的1.8%。所以,这样的经济数据好像和中共党媒所说的“中国经济内生动力持续增强”对不上号。
那外媒是怎么评论中共公布的这个GDP数据的呢?
《纽约时报》在一篇文章中说,“问题是,小企业和中国消费者是否完全同意这是个好年头。”并列举了一些事例说,消费者仍捂紧钱包。
一些经济学者也认为,一些受疫情冲击比较大的中小民营企业,还有些破产倒闭的企业重新进入市场都需要很长时间,而这些都没有反映在宏观数据上。
那接下来,我们再进一步看一下,中共经济这个一季度的增速能否持续?
4月12日,人民银行举行2021年第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公布了中国宏观经济最重要的指标——社会融资规模和广义货币M2。这两个指标具有一定的领先性,直接影响未来实体经济的表现。
我们简单说说这两个指标的概念,社会融资规模是指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总额,其中包括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也包括债券市场、股票市场、保险市场及中间业务市场等等。
而广义货币M2供应量是指流通于银行体系之外的现金加上企业存款、居民储蓄存款以及其它存款,它包括了一切可能成为现实购买力的货币形式。
3月末的时候,中国的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94.55万亿元,同比增长12.3%,比2月末低1个百分点,同时也是近8个月来首次低于13%,在2020年11月的时候,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达到顶峰13.7%,之后基本上是逐月回落。
广义货币M2,在3月末的余额是227.65万亿元,同比增长9.4%,增速比2月末低0.7个百分点,基本上也是从去年的历史高位开始出现下滑。
从社会融资规模和广义货币M2的数值下滑情况来看,这表明需求在下降,因为货币的背后是需求。
社会融资规模来源于金融机构的资产端,是站在企业、居民和政府等融资端来看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社会融资规模扣除了金融体系内部的资金往来,单纯的反映了金融系统对实际经济的资金支持。而广义货币M2来自于金融机构的负债端,既包括企业和个人的存款,也包括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在存款类金融机构的存款。M2追踪了社会货币的供给速度。
社会融资规模包含的范围也比广义货币M2广。社会融资规模不仅包含银行存款和表外融资,也包含债券融资和股票融资。而M2只包含了银行体系,却没有包含债券融资和股票融资的部分。可以说,相比起M2,社会融资规模与实体经济的关系更紧密。
在2021年的中共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曾提到,“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由此可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与GDP有着紧密的关系。而社会融资规模和广义货币M2增速的回落,也向市场传递着一个信号,也就是2021年一季度的GDP增速有很大的可能不会被保持。
GDP是衡量一国经济表现的重要指标之一,虽然它本身有一些局限性,但是它在各个行业的分析决策中都被广泛应用。投资者做投资决策时,往往也会将一个国家或地区的GDP增速作为一个考虑因素,很少人会愿意把资金投入到一个经济衰退的地方。
中共一直在不停的创造并向世界宣传自己“靓丽”的GDP数据。在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中,投资对中共起到的作用举足轻重,尤其是基建投资,即使没有市场需求,也常常被中共拿来为经济增长筑底。
这带来的是什么后果呢?最直观的是很多行业的产能过剩以及资源的浪费。这些投资又大多以举债来支撑,也就是说投资的资金来源主要是从金融机构或债券市场借钱。但是没有市场需求的投资回报率自然会很低,通过项目自身营运产生的现金流也就不能偿还债务。
中共,不论是房地产还是国企,不论是地方政府还是金融机构,近期都爆出严重的债务问题,我们看到了北大方正、河南永煤、华晨汽车、清华紫光、华夏幸福的债券违约,也看到了包商银行的破产和河南汝州政府违约而被中信信托告上法庭。最让人瞠目结舌的,就是前两天中国华融的债券风波了,华融的主要持股方是中共财政部,作为大型金融控股集团、具有相当高的系统重要性的华融,它爆出来的债务问题着实像一个随时会引爆的炸弹,威胁着中共的金融体系。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举债帮中共创造了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这个债可怎么还呢?企业、地方政府、金融机构账上记的这些债,估计会让中共当局相当糟心,因为这些债务就像一个个炸弹,随时威胁着中共金融体系的稳定。
策划:许巧茹、宇文铭 主播:蔚然 撰文: 蒋天明 、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 : http://bit.ly/3hvUfr7

详情

韶关工农巷仙人跳 Copyright © 2020

什么药一吃就硬 韶关清水湾服务价格表 少妇野外泻火 深圳龙华哪里有做鸡的 韶关悦轩大酒店 双飞
上海龙凤没了 大家还上什么 邵阳市塔北路工业街美女 少妇特殊按摩高潮不止 上海离婚群单身交友群 沈丘火车站旁边宾馆上门